图片 1

20天建600亩苗木集散地,租地不再轻便

从3月底,滨州市水利局派王兆坤到惠民县皂户李镇袁家庙村担任第一书记已经有40多天了。为了尽快掌握村内基本情况,王兆坤放弃了清明假期和星期天休息时间,走访了全村200多户村民,基本上吃透了村情、户情、民情,并建立了户情档案。20天时间里,王兆坤组织流转土地600亩,发展苗木产业,带领村民致富。

中国园林网3月18日消息:随着春风吹起,沙尘成为继雾霾之后北方城市不得不面对的又一大气污染源。

20天建起600亩苗木基地

“雾霾、沙尘天气多发,环保压力增大,解决问题只有两种方式,一是减排,另外就是加大自然环境的承受力度,种树无疑是很好的方式。”15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山东省林业厅副厅长辛福智说,去年全省林业产值达4578亿元,今年要增长10%以上,力争突破5000亿元。将这个目标分解就是今年要完成造林200万亩,其中水系生态造林150万亩;完成新育苗35万亩、中幼林抚育400万亩、新建农田林网450万亩。

近几年,苗木产业在惠民县皂户李镇农业种植中发展迅猛,成为一项高效产业,白蜡、国槐、柿子树等30多个品种,销往北京、新疆、上海等全国多个省、市。在摸清了村里情况后,王兆坤认识到每户的一亩三分地形成不了产业,只有经过土地流转的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才能打造苗木生产的航空母舰。

完成植树造林任务,仅靠政府的力量是不行的。“现在国有林场、集体林场可开发的空间已经相对较小,下一步主要依靠民营林场。”辛福智说,山东的民营林场最初在潍坊等地发展起来,后经总结推广,现在走出一条“政府主导、流转土地、市场化运作、林场化管理”的路子,成为推动山东造林的重要力量。

从进村的第一天起,王兆坤就积极参与并配合村两委做好土地流转工作,促进零散土地向苗木大户手中集中,将苗木产业做大做强。在20天时间里,王兆坤组织办理了142户,近600亩土地的土地流转手续,建成了高标准的苗木示范基地。王兆坤表示,这600亩基地现在是全惠民县最大的、建设档次最高的苗木基地,将重点发展名优特稀苗木品种,现在有三分之一种白蜡、垂柳等,剩余土地也已经撒上种子。加上原有的和辐射带动的,现在全村1700亩地中有1300亩种起了苗木。土地流转

“前找李”——“钱找你”

农民拿到双收入

据了解,目前,潍坊、临沂、滨州、东营、青岛等市已出台意见,积极开展民营林场建设。初步统计,全省规划生态林场237处,规划面积282万亩,已建设民营林场176处,新增造林185万亩。

王兆坤告诉记者,土地流转后,农民没有了土地,但是他们可以领到双份收入。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前种小麦一亩地能收获900到1000斤,现在土地流转后,一亩地一年可以得到1200斤小麦补偿,不仅如此,剩余劳动力还可以通过在苗木基地嫁接苗木,增加收入。嫁接一个芽在1毛到1.4毛钱左右,平均每人每天嫁接2500个没问题,再加上土地流转每年给补的1200斤小麦,收入很可观。

滨州市惠民县皂户李镇,就是较早涉足民营造林的集中区域之一。

通过土地流转,村民取得土地租赁收入,解放了劳动力,种植大户实现了土地规模化经营,村集体也增加了部分集体收入,实现了村民、村集体和规模经营户三方经济收入的多赢局面,促进了袁家庙村苗木产业大发展和苗木产业升级。

“全是树。”从惠民县长途汽车站往南前往皂户李镇的路上,中巴司机形容镇里的特色用了仨字。

王兆坤说,袁家庙村苗木合作社正在紧张筹办中,将形成苗木发展产、供、销一条龙服务,带动本村苗木大发展,促进苗木产业升级。下一步会继续紧抓苗木基地建设,增加农民收入,另外争取资金修建环村公路,修建排污设施,为农民生产生活带来便利。

鲁北苗木、凤凰园林、东方苗木……16日,走在皂户李镇的街道上,导报记者观察到,几乎所有门店的招牌都离不了俩字———木或林。镇上绵延数公里的店面一片热闹景象,扎捆、吊装、码放,工人们忙着把白蜡、国槐、柳树、榆树等苗木装车。这些车将发往河南、河北、天津、大连、青岛等地。据了解,截至去年5月,惠民县发展苗木种植6万亩,其中皂户李镇占了80%以上。

“镇上大大小小的苗木经营门店有三四百家。”皂户李镇新闻办工作人员耿沛芳告诉导报记者,其中规模较大的注册销售公司就有80多家。“现在开饭店的少了,都转行做苗木了。”

随着规模不断扩大,皂户李镇还成立了“黄河三角洲惠民苗木大市场”,年交易额可达6.2亿元。

木有本,水有源。皂户李镇苗木业的发展最初源自镇属的前找李村。前找李村党支部书记席在霞告诉导报记者,“现在皂户李镇甚至整个惠民县的苗木市场都是我们村托起来的。全村1000多亩土地100%种上了苗木。”

在皂户李镇的苗木市场采访,商家经常提到前找李村。“我们村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种树。”席在霞介绍,大规模兴起苗木销售经营是近几年的事。她在自己林场的基础上,从2010年起也开始经营苗木销售,并因此成立了山东惠民瑞景苗木购销有限公司。

走进前找李村,导报记者注意到,村民屋前屋后的小片空地都栽上了各种苗木。早春时节,大多数树木还没从寒冬中苏醒过来,但密如织网的的“光杆”依然阵势不小。“这是国槐,这是白蜡”,席在霞指着一棵棵碗口粗的树木,自豪地介绍着自己10年来的种植成果。

据了解,该村的100多户村民在自己村里的1000多亩土地基础之上,逐渐扩展到邻村、邻镇,又承包了大概4000亩土地用于苗木种植。“每亩地每年的纯收入平均可以达到1万元,好点的能收入2万到3万元。”席在霞说,“比以前种地强多了。”她对于目前的经营现状很满意,并开玩笑说,“估计是我们的村名取得好,前找李———‘钱找你’。”

租地不再容易

“缓解环境压力,造林是很好的方式。”辛福智说。

席在霞也看准了环境危机带来的林业利好信号。“在中央提出‘美丽中国’的大背景下,再加上雾霾、沙尘等天气多发,林业前景应该不错。”席在霞说,她原本承包了300亩地,后来又从邻镇淄角镇租赁了200亩用于苗木种植。“我还打算扩大种植规模。”

“可是租地不再那么容易了。”席在霞告诉导报记者,自己租赁的土地有的租金每亩每年高达1200元,“村民逐渐尝到苗木种植的甜头,不再愿意把土地流转出去,而是自己搞起种植和销售。”所以,一些大户的视线逐渐向邻镇转移。

惠民县茹园苗木有限公司负责人李金波就是其中一个。去年他从邻镇淄角镇袁家庙村流转集中了600亩地用于种植白蜡、国槐、柳树等苗木。

为规范大规模的土地流转,镇政府也开始充当中间人的角色。据了解,在当地有个约定俗成的惯例,流转土地不超过100亩的通常由村民自己与租赁方协商,超过100亩的,通常根据租赁双方的意愿,镇政府可以做联系人。

耿沛芳向记者解释说,如果大户或者企业要流转村民的土地,可以直接与镇政府签协议,镇政府再与相关的村委签订协议,然后村委与村民签订协议,这个过程不允许村委与镇政府再收取差价。如果租赁方未按时间支付租金,镇政府要从中垫付资金来保证村民的利益。

李金波告诉记者,他从袁家庙村流转的土地就是从淄角镇政府手里承包的,不需要与村民一
一直接接触,这样避免了林场主一对多的管理方式,大大降低了成本。

土地流转规范问题并不大,但是流转的土地期限不一,逐渐成为部分大户担心的问题。据席在霞介绍,她流转的土地合同期限各不相同,有7年的、15年的、30年的。越是利好的信号下,在部分合同到期之后,土地集中连片被打破的情况就越有可能出现。

陕西:学习现代林业科学知识 建设生态文明的新洛川

河南:周口市扎实推进林业生态建设

农行重庆市分行近30亿贷款促进林业发展

广东林业气象部门共同预报林业有害生物信息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